忍者ブログ
盛開在荊棘里的花 越是流淚越仰望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今天很困。

上午一覺睡到12點06分還是因為被子掉在了地上才醒的。
於是越發覺得今天不能再這麼晚睡,畢竟明天上午還是有課的。
歐,但是一想到期中考試分數就要出來了就不想去上課啊= =

還是覺得第二篇閱讀每怎麼看懂啊。
桑心。一定不會有多高的。
希望不要太難看啊~~景祥力量注入!!!!

於是這次換了bo頭。
你們看出這是什麽了么= =
說實話我自己也沒怎麼看出這是啥。

沒錯,如果你看出來了,就是咩咩在穿牆。
我承認我調色無能排版無能溶圖無能連加字也無能。
最終只能用了這個乾脆沒有字的= =

歐漏,太困了說不出話了= =
我要去睡了。

哇咔咔,今天從PAPA那裡蹭來一張gif~~
登登登登~~!
YD3010 icon

好美好美好美~~~PAPA我愛你!!!


今天先去睡啦~~

大家安安。好眠。
PR
PS能被人崇拜!!!
背出六級單詞!!!
看完二級語法!!!
身上過敏消掉!!!
牙套能被拆掉!!!
回到50公斤!!!
頭髮啊求求你不要再掉了!!!


以上。
完全只是因為換了BGM才會想來寫篇不能稱為日誌的日誌。

換了一首聽著很窩心的歌。
可苦可樂的只在此處盛開的花。
恩,也許適合這樣的冬天吧。
這幾天都是大太陽。溫暖得讓人老想出去逛逛。
沒有人陪啊沒有人。
看來光棍節真的要一個人過了= =

今天對了一整天的電腦眼睛真的是難受。
很想睡一會兒什麽的,但是總覺得睡覺會浪費時間。
拔牙拔到現在還剩最後一顆智齒。
曾經那麼害怕的事情現在就像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一樣。
并沒有想像的那麼恐怖。
很多事也都是這樣。當真正鼓起勇氣去面對了,它也就變得沒有那麼難以應對了。
所以一切決定權都在於態度。

很久沒更文了似乎。
估計又難逃坑掉的命運。
算了,等哪天我真的空下來了再說吧。

決定更完這篇日誌去看咎狗之血。
都忘了上禮拜看了沒。
日子過得糊裡糊塗的。

最近對J外的愛豆們很有愛啊。
不論男女。哇咔咔~我果真是博愛的娃。
於是明天的壁紙目標是,春馬!!
雖然對他的圖還不是那麼有趕腳= =
再看吧。

我是大蘿蔔= =
蘿蔔魚。
這名字我也挺喜歡的~

還有啊,最近身上又開始過敏了。
又沒有吃海鮮,也沒有碰到什麽過敏的東西啊。
難道是因為感冒?
感冒也會引起皮膚過敏???
不知= =
禮拜五去抽血的時候一起問問看吧~
悲催的我。

最後明天的視聽考試,加油加油加油。【請注意,此處請帶入LZL的娃娃音= =來雷史自己吧……】

好餓。果真不吃晚飯是行不通的。
恩。難道胃脹氣也是因為沒吃晚飯滴緣故?

要是我現在去喝牛奶會有什麽問題么= =

要不要喝呢要不要喝呢要不要喝呢……抓狂

好吧。就這樣。
晚安。
所謂去留。

只在一念之間。

如果無所謂去留。

那就果斷一些吧。

再見。

我愛了快三年的你。
最近這幾天不知道怎麼的,晚上永遠睡不好,永遠得在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會有種強烈的無力感。
想著或許是自己老了,又也許是最近比較煩。但要是被問起究竟是在煩些什麽,又似乎是什麽也答不出來的樣子。
總之,就好像需要一點什麽,但是在伸出手后又不知道在尋找的是什麽一樣。就會無來由得變得忐忑起來。好像做什麽都不是那麼得心應手。嘛,今年就沒有一件事情是得心應手過的。
不知道這樣的狀態會持續到什麽時候,也不確定是不是過了今年的最後一天,和今年的自己說了再見,一切都將會不同。又或許是,還會在這麼繼續下去。但如果依舊這樣繼續著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能有現在這麼多信心和勇氣再拍著胸脯說,請相信我一定可以的。

太累了。

發現在進入大學時那種仿佛什麽都在掌握之中的一切,已經距離我幾萬公尺遠,遠到,我就連很用力很用力得去回想,都難以記起了。
現在的自己,究竟還有什麽是可以拿得出手的。

還是想念起高中時候的自己。雖然成績不是太好,雖然打扮不是太時尚,雖然講的笑話不是那麼好笑,雖然最終沒有讓爸媽滿意。但我笑得很用力,哭得很用力,就算放肆,也如同拼盡全力般放肆。
現在的自己呢,笑是偶爾的,或許其中還摻雜著虛假。哭是偶爾的,或許其中很多是逼不得已。
有時候很討厭這樣的自己。
所以說,可以哭的時候就盡情哭,可以笑的時候就放肆笑,因為,這也是一種幸福。

再提樂園。最初的樂園,是繼高中時代之後,最懷念的階段。那時候,爲了想一個名字會聚集在一起討論半天,會約定著下一次開會的時間然後各自上線,會爲了版面的設計輪流著研究著從來沒見過的編碼們,會一起拉人,會一起做第一本電雜,翻譯,作圖,一次次修改,一次次精益求精。
那時候的每一個人,都是用著百分之百的心在一起。但是隨著隊伍的壯大,我卻越來越充滿未知。或許是我離開太久了,或許是曾經一起的她們都相繼不再出現,或許是幾乎所有重擔都落到了三身上,有的時候真的覺得她很累,但經常地,想幫她又無從幫起,只能在旁邊偶爾地給予鼓勵,更多地卻像是一個旁觀者。
我也討厭這樣的自己。

然後再來些無關緊要的話。
今天在學校里看到了一個好像77的男生。今天經過學院樓看到三個走在一起的女生,背影好像曾經的我們仨。今天穿了很像jin的那件黑白條紋毛衣。今天晚飯吃了想念了半年的炸香蕉。今天回寢室的時候左半邊的袖子濕了大半。

以上。

我很累。
PREV ←  HOME  → NEXT
Copyright (C) 2020 ___ 空城。 All Rights Reserved.
Photo by Mint. fiSh Template Design by kaie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