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盛開在荊棘里的花 越是流淚越仰望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最近這幾天不知道怎麼的,晚上永遠睡不好,永遠得在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會有種強烈的無力感。
想著或許是自己老了,又也許是最近比較煩。但要是被問起究竟是在煩些什麽,又似乎是什麽也答不出來的樣子。
總之,就好像需要一點什麽,但是在伸出手后又不知道在尋找的是什麽一樣。就會無來由得變得忐忑起來。好像做什麽都不是那麼得心應手。嘛,今年就沒有一件事情是得心應手過的。
不知道這樣的狀態會持續到什麽時候,也不確定是不是過了今年的最後一天,和今年的自己說了再見,一切都將會不同。又或許是,還會在這麼繼續下去。但如果依舊這樣繼續著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能有現在這麼多信心和勇氣再拍著胸脯說,請相信我一定可以的。

太累了。

發現在進入大學時那種仿佛什麽都在掌握之中的一切,已經距離我幾萬公尺遠,遠到,我就連很用力很用力得去回想,都難以記起了。
現在的自己,究竟還有什麽是可以拿得出手的。

還是想念起高中時候的自己。雖然成績不是太好,雖然打扮不是太時尚,雖然講的笑話不是那麼好笑,雖然最終沒有讓爸媽滿意。但我笑得很用力,哭得很用力,就算放肆,也如同拼盡全力般放肆。
現在的自己呢,笑是偶爾的,或許其中還摻雜著虛假。哭是偶爾的,或許其中很多是逼不得已。
有時候很討厭這樣的自己。
所以說,可以哭的時候就盡情哭,可以笑的時候就放肆笑,因為,這也是一種幸福。

再提樂園。最初的樂園,是繼高中時代之後,最懷念的階段。那時候,爲了想一個名字會聚集在一起討論半天,會約定著下一次開會的時間然後各自上線,會爲了版面的設計輪流著研究著從來沒見過的編碼們,會一起拉人,會一起做第一本電雜,翻譯,作圖,一次次修改,一次次精益求精。
那時候的每一個人,都是用著百分之百的心在一起。但是隨著隊伍的壯大,我卻越來越充滿未知。或許是我離開太久了,或許是曾經一起的她們都相繼不再出現,或許是幾乎所有重擔都落到了三身上,有的時候真的覺得她很累,但經常地,想幫她又無從幫起,只能在旁邊偶爾地給予鼓勵,更多地卻像是一個旁觀者。
我也討厭這樣的自己。

然後再來些無關緊要的話。
今天在學校里看到了一個好像77的男生。今天經過學院樓看到三個走在一起的女生,背影好像曾經的我們仨。今天穿了很像jin的那件黑白條紋毛衣。今天晚飯吃了想念了半年的炸香蕉。今天回寢室的時候左半邊的袖子濕了大半。

以上。

我很累。
PR
COMMENT
name
title
text
color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mail
URL
pass
secret
 無題
大家总是慢慢的长大的..
会有自己的生活..然后做自己不得已去做的事情..
有些事情不想做却不得不做..以前看不惯大人的做法现在也渐渐明白为什么了
说明我们已经长大了呢..鱼儿..
长大是很痛苦的事情..
但是成长是必须的..

生活不就是生下来活下去嘛..
摸头..不要老想让自己难过的事情..
真正的快乐是自己创造的哦~MUA
EGG 2010/10/18(Mon)16:45:21 編集
TRACKBACK
TrackbackURL:
PREV ←  HOME  → NEXT
Copyright (C) 2018 ___ 空城。 All Rights Reserved.
Photo by Mint. fiSh Template Design by kaie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