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盛開在荊棘里的花 越是流淚越仰望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表示,今天是2月10日,是我最親愛的老婆梅子的生日【陽曆= =】。
雖然對於我們這兩個農曆月半生的女人來說,陽曆生日基本可以忽略不計。
本來約好了今天要一起去朱家角神馬的散散心嘮嘮嗑的,但是由於天氣實在是太不給力了,最終我放棄了同去的機會。
當然,最終你一個人踏上了通往朱家角的路。
現在回來了嘛?如果還沒回來,希望一直到今天晚上12點都有好心情啊~哦不,明天,後天,一直一直都要快快樂樂的。

講起來,我不禁又要回想起我們初認識的時候。
我初二轉到你們班,當時就覺得這個女生,臉蛋長得格外精緻,結合了孫燕姿和蔡少芬的面部特徵的你自然也是我們班的班花啦~
兩眼就算是發呆也時不時地在放著電。你們班的男生喲,一個個都暈頭轉向的。
一開始和你還不是很熟的說,偶爾也就一起下個樓做個操喊個哈雷路亞~呵呵,初三那年冬天,排在我後面的你,抱著我的腰,喊著哈雷路亞來抵禦寒風。
那時候,天,好像真的不那麼冷了。

於是不知道爲什麽,我和你,仿佛一直都是老師特別關注的孩子
一舉一動都被攤在老師眼皮子底下。
比如那年你送了一封莫名其妙的情書啦,比如那年我莫名其妙和1班某位男生在交往啦。
實際上,只有我們知道,這都是什麽呀!明明你只是送了張聖誕卡,我只是補完課和那個男生被關在了教室裡而已。

那個時候就知道你很會唱歌。一個人的時候,總會在那邊輕輕哼唱著。
走起路來保持上半身不動下半身快到看不見的你,還總會飛快地舉起手,對著向你走來的我,“喲!”一聲。
初三忙碌又不得不偷閒的早晨,竟也有趣起來了。

進了高三,不知道是機緣巧合還是上天安排。那是初中那個班,就咱倆被分在了一起。10班。這個,我想,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群體。
也是因此,我和你越走越近,還記得蕾蕾說的,你倆就像連體嬰兒似的。
呵呵,做什麽都在一起。好事在一起,壞事也不忘拉你下水。
種種種種。

那時軍訓,你說你喜歡看男生洗完頭邊走邊擦著頭髮的樣子。
迎面洗完澡剛出來邊走邊擦頭髮的PCJ,你說,很像SN。
同班里,軍訓帽子後邊開了花的旻旻,那個背影,你一定也記得的吧。
還有那個小虎牙教官,老喜歡逗著你玩,你看吧,你隨便眨眨眼,人家就看上你咯~
所以啊,每次和你在一起,我都好有壓力的呢~
還好啊,我從來都是靠性格取勝的哈~【說到這裡,一定又會被你白一眼,說:臭美吧你~~~】呵呵。

高中開始了,咱倆的瞎胡鬧的日子也在看似繁忙又清閒的高中生活中展開。

你花癡著你的SN,念著你的ZGQ。
我花癡這我的LYF,噗,我還有誰嗎?【哈哈,你一定會說,什麽嘛,都多得數不清了好不好!】
還記得你說以後畢業了要寫的小鮮情史么?哈哈,最近這幾年我都一片空白沒有素材提供給你了呢~
所以你還是寫本小鮮高中那些破事兒吧~呵呵

誰都有年少的時候,誰都有想走卻走不出來的日子,誰也都有捨不得放下的日子。
而那段年少,只有我們兩個人手拉手,路過操場,籃球場,體育館,網球場的日子。
那段年少,只有我們兩個人走在飄滿了柳絮的橋邊吸了滿肺柳絮,看著新疆娃阿買提江和他的小女盆友來來往往。
那段年少,許許多多的事,一下氣充斥著我的腦袋。
呵呵,我都搞不清應該先寫什麽了。
那麼,就此打住好不好?

你懂的。我懂的。
就够了。

進了大學,你有了新的夥伴。我也有我的。
但是,很多事,我堅信,是不會消失的。
曾經擁有的,也不會輕易被抹去。

就像你之於我的意義。
一直都是,最溫暖最貼心,難過時,最先想起的,給我最強支持與關心的存在。

於是有的話,我想等到正月十五再和你說。

於是,我們下次再約好不好。
我想,你不會怪我的。噗。

因為像秋天的梅子,一定也愛著像夏天的小鮮。

這是我一直相信的。

直到八十歲。

或更久。
PR
COMMENT
name
title
text
color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mail
URL
pass
secret
TRACKBACK
TrackbackURL:
PREV ←  HOME  → NEXT
Copyright (C) 2018 ___ 空城。 All Rights Reserved.
Photo by Mint. fiSh Template Design by kaie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