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盛開在荊棘里的花 越是流淚越仰望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不要让我成为你的过去时。

我们打勾勾,好吗?


“仁,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

“我啊,我想去美国。在那个奔放的国度,让所有人听到我的歌声,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赤西仁的名字。”

“啊,仁的理想好厉害啊。那仁,要加油啊。”

“那和也的梦想是什么呢?”

“我的……梦想?”

仁,只要是你在的地方,就是我的理想。只是当时,我还没有发现。



··· 1 ···

吵死了。
这是仁刚走进大厅有的第一感觉。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跑龙套的角色也有那么多人来竞争,看来现在市场的确不景气啊。太多的人有着明星梦,并且还乐此不疲地为此奔波,碰壁,回头,再碰壁,再回头。
也许我也是这些傻瓜中的一个吧。等待着期许着微乎其微的机会被某位大导演相中,然后大红大紫。然后能被上帝选中的幸运儿又能有几个呢,但如果等到那天来临了,我却已满头白发了也说不准。

仁抓抓头,糟糕,早上出来太慌张,定型水喷了才一半,这下糟了。
四下张望了下,恩,先去角落里整理一下吧。

走到角落的仁对着窗户在头上左右捣鼓了两下,顺便挤掉了在鼻尖蓄势待发的青春痘。正准备离开,就瞥见了蹲在角落里的一个瘦小的身影。

地味。仁摇摇头,再看回大厅正中那些花花绿绿的男男女女,这家伙和他们还真不是一点点不搭。
看了眼手表,恩,九点十分,距离甄选会开始还有五十分钟,果真应该在家把定型水喷完再来的,今天的公车出奇的不塞车啊。

仁深呼吸了两口,又把注意力集中到身边这个地味的身影上。
头发都干枯了,脸上也是干干的,完全没有涂润肤露嘛,还被冻得红红的,衣服上竟然还有破洞!这家伙,真的是来试镜的嘛?
好吧,反正时间多,就过去搭个讪吧。

小小的身影低着头,怀抱着自己坐在地上,看不到表情,只有额前细碎的刘海在阳光下泛着光。

“那个……你还好吧?”仁走到他身边,弯腰说。

小小的脑袋抬起来露出一张惊讶的脸。看见是一个一般大的男孩,眯起眼摇了摇头,接着又将头埋在臂弯里。

“我叫赤西,赤西仁。你好。”仁见他对自己爱撘不理的样子,更引发了对他的兴趣。聚集在这个大厅里的人,哪个不是想在人前好好表现,哪个不是精神焕发着要将自己打包卖掉?唉,不过看他的样子,也不过是个孩子啊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仁并没有放弃,“也是来参加甄选的吗?”

小脑袋又抬起来,但此刻眼里却盈满了泪水,看得赤西有些窘迫,糟了,这孩子怎么说哭就哭呢,这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他呢。朝四下望了望,还好这里比较偏远,没人注意。

仁一屁股坐在他旁边,“别…别哭,怎么了,怎么了啊?”看着马上就要落下的泪珠,想安慰但又不知道怎么安慰的仁慌了手脚。

小手擦了擦眼睛里的泪水,哽咽着,“我…我叫龟梨和也。”

“龟梨啊,好少见的姓呢,呐,现在我知道你的名字了,你也知道我的了,我们就是朋友了。能告诉我,怎么了嘛?”仁一脸好奇地看着还有淡淡泪痕的小脸。

“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进来了,本来,爸爸说好要带我去看棒球比赛的……”。

原来是被骗进来的啊,唉,这么小的孩子,父母就这么狠心啊。说着,又对眼前的男孩多了一点怜惜。“那,你爸爸呢?”

说到这里,男孩又哭丧着脸,“他刚把我带进来,就不见了……这已经是…第三次了……”。

看来他父亲是铁了心的要把他卖身进演艺圈啊。“那和也,你知道这里是在干什么嘛?”

男孩点点头,“爸爸说了,这是一部由大导演拍摄的电影的甄选会场,他也说……如果没有被选到,就不要回去……”。本以为男孩又要哭了的仁却惊讶地发现说完这句话,男孩脸上没有半点的紧张与不安。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
好吧好吧,既然让我遇到了,我也不能坐视不管吧,OK,看这男孩也挺可怜,就帮帮他吧。诶?不对啊,我也是来甄选的丫,这……要不他死,要不我亡。
是管还是不管呢。

将视线移至男孩的脸,此刻看来,也不是如刚才那般地味。恩,至少眼睛很漂亮,细细长长的,看着你的时候还会微微闪着光。脸型也不错,只是皮肤差了点。恩,嘴唇抿起来薄薄的,虽然不是我赤西仁喜欢的欧美厚而性感风,但是却显得异样的清纯与迷人,鸭子嘴也是不错的嘛。

“赤…赤西君?”他讲话的嘴型也很可爱啊……
“赤西君,你还好吧??”

啊!我在干什么……我刚才是……走神了?恩,一定是走神了……咳咳。


仁一把拉起不明所以的和也走进洗手间,关上门。毫不分说地就掰过和也的小脸往上抹粉。和也皱着眉想挣脱,但使力扭动了两下就被仁乾住,无果。

但和也却偏偏和仁作对似的别过脸,仁放下手里的东西啊,走到一边,望着镜子里的和也问,“你想回家吗?”

小和也低头看着鞋子,茫然地点点头。
“很好,那你看看镜子里,你觉得这样的自己可以达到你爸爸的要求吗?”

和也怯生生地抬头,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泪痕,立马又低下了头,咬住了下嘴唇。

“把头抬起来!”仁又一次去拉和也的手,却被和也一闪躲掉。有些气愤的仁走到和也面前,“龟梨和也!你知不知道你爸把你骗到这里来的目的?你看看现在的你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外面那些人眼里是什么样的?你甘心吗?”

嘴唇越咬越紧,肩膀抖动着。和也睁大了含着泪水的眼睛望向仁,大声喊,“我不要在这里!我要去打棒球!我要棒球!”

说完和也就想朝门外走,刚触及到门把的手就被仁一把抓过去,尽量放平了语气地低下头看着和也的眼睛,“和也,你要清楚,你爸把你送到这里来就没想过要再带你回去你的棒球场,你也要清楚,他也是下了很大决心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。这次没成功,还会有下次,下下次,你还想继续这么下去吗!”

和也被仁越来越大的声响吓到了,愣愣地看着情绪激动的仁,不说话。

仁感到自己的失控,轻声地继续说着,“和也,想想你热爱的棒球,想想你拿着棒球手套的样子,想想你的球场,但是答应我,这是最后一次,这么想念她。”

看着和也慢慢闭上的眼,仁放下紧抓着的手,揉了揉和也的头发,转身走出洗手间,关上门。对着门口刚想进去的另一个长得如花一般的男孩“嘘——”了一下,摇摇头。来人看着仁严肃的表情,点了点头。

靠在门外的墙上,仁轻轻抚上左手浅浅的疤痕,和也,我这是为你好,人有的时候不得不作出一些让自己痛苦的选择,而这些选择,都将成为你一生的转折点,相信我,你一定行的。

在等待和也的时间里,仁打量了下眼前靠在对面墙上的那个长的如花般的孩子,人中龙凤啊。和这样的对手同台,一定没多大胜算的,唉,一会儿不要出啥岔子啊。

在自己的小世界转悠的仁却不知,对面的孩子也用同样的眼光看着他,嘴角还浅浅地带着笑。

“仁……”耳边传来和也微弱的声音,“仁,你刚才说的,我都知道了。既然我来到了这里,就会尽自己最大努力,不管什么事,总要尝试了才不会后悔。”

仁松了口气,之前还老担心着如果和也出来还是坚决着要走,那我怎么办……什么怎么办,走一个好一个!仁忽然有些后悔多管闲事,因为此时此刻和也的眼神里,已经看不到先前的慌张了。

仁揉了揉和也的头发,拉起和也的手又走进洗手间。

“这样的发型是不行的!”
“诶,你是怎么把皮肤保养得这么好?”
“穿成这样,你是要去演乞丐吗?脱掉脱掉!”

“唔,好痒……”和也咯咯地笑起来,看着眼前为自己上下其手精心换装着的仁,和也的心情突然就好起来了。“仁,我还是不想放弃棒球的。”

仁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,“恩,那我就等着有一天在电视里看到和也的表演咯。”

“OK!完成了!”仁直起腰看着一番包装后的和也,幸好之前为了怕意外多带了套衣服,这小子打扮一下果真就不一样了呢。抚摸着下巴审视着和也,虽然衣服显得大了点,但是腰身贴合地很完美啊。哈哈哈,我赤西仁就是不一样啊!

“各位参加甄选的选手请注意,我们的甄选马上就要开始了,请大家到大厅集合——”

仁被拉回至现实,理了理自己的衣领,“和也,准备好了吗?”

和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仁,点点头,“嗯!”


那时跟着仁穿过走廊的和也发现,被阳光暖暖包围着的仁,所散发的光芒,仿佛有魔力般地,将自己也照亮了……

...TBC
PR
COMMENT
name
title
text
color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mail
URL
pass
secret
 無題
强烈要求番茄速速出场 T T看到花一般的少年了
有种感觉 斗真就算出来也得打酱油 【噗
├﹎鏇轉ˊ 2010/07/30(Fri)14:37:57 編集
TRACKBACK
TrackbackURL:
PREV ←  HOME  → NEXT
Copyright (C) 2018 ___ 空城。 All Rights Reserved.
Photo by Mint. fiSh Template Design by kaie
忍者ブログ [PR]